科普宣傳

遠古的悸動——生命起源與進化(第二章)

作者:四川省地質礦産勘查開發局一一三地質隊 來源:南京古生物博物館 時間:2017-04-19 10:08:33 浏覽量:1480

第二章生命起源與早期進化

一、生命起源

      17世紀中葉前,人們認為最原始的生物為微生物(即細菌),且微生物能自然産生。為此,法國微生物學家巴斯德(L.Pasteur)做了個實驗,他把半瓶肉汁放在“S”形曲頸玻璃瓶内,并将肉汁煮沸滅菌,瓶口沒密封,空氣可以進去,微生物相對較重,進不去,由于瓶内無微生物故不會變質。相反,若無“S”形管,含微生物的空氣可入内,瓶内肉湯就會因微生物滋生而變質。這說明微生物是不會自然産生的,那麼空氣中的微生物又是從哪兒來的呢?為了揭開這個謎,科學家做了大量工作和實驗。20世紀50年代,美國科學家米勒(S.L.Miler)模拟了地球最初的大氣成分,把氫氣、氨氣(NH3)、甲烷(CH4)和水蒸氣等裝入容器中,加熱至100攝氏度,然後放電轟擊,經過一周連續試驗,結果合成了氨基酸。這個實驗表明,自然界中的水、氫氣、甲烷等在閃電或高能粒子流等的作用下,可以合成有機物。1924年,奧巴林提出了團聚體學說。團聚體是一類多分子體系,它可采用人工合成的多肽和多核苷酸等聚合而成。類似的團聚體在深海海水裡可以找到。若在團聚體内加入葡萄糖轉化酶和β澱粉酶,在其作用下,團聚體就會轉變為麥芽糖和澱粉。在适當條件下,還會出現類似繁殖的萌芽現象。盡管如此,如何進一步發展為最簡單、最原始的生命—細胞,至今仍未解決。細胞至少需要具備兩個條件,一是具有自我複制的遺傳系統,使生命能夠一代代遺傳下去;二是要有細胞膜才能使生命結構與外部環境分開,成為一個獨立的生命單元。近年來,美國學者聲稱他們能制造出DNA,甚至能制造有生命的“細胞”,但它仍然缺乏屬于生命定義的兩個重要特征。目前關于地球最初生命來源主要有以下四種假說。

1. 陸地起源說

      陸地形成的氨基酸經脫水結合而成高聚合物,被流水帶入海洋後,在海裡進一步聚合成蛋白質和核酸等,之後産生了生命。

2. 空中起源說

      空氣中的水、甲烷、氨氣等形成了合成物,在陽光作用下形成複雜的氨基酸和蛋白質。當它落入海裡後,海洋中有機物可能在它周圍形成一層薄膜,并與它原來的薄膜共同構成了雙分子膜。這類似生物細胞膜,進而形成了細胞。

3. 深海煙囪起源說

      在太平洋和大西洋等深海的大洋中脊,由于地底下的岩漿不斷在此溢出,促使洋殼不斷地向兩側移動。其間形成了一些地殼裂隙,海水可從裂隙滲入到炙熱的地殼深處,然後變熱的海水與地内噴出的硫化氫(H2S)及各種金屬元素,如鐵、銅、錳、金等結合形成含硫化物的熱泉。由于周邊海水很冷,噴出的熱泉會迅速降溫,使熱泉中的黑色硫化物在熱泉旁沉澱下來。随着沉澱物圍繞噴泉周圍不斷增高,它們成了一個個黑色“煙囪”。盡管這裡海水溫度很高,沒有任何陽光,硫化物又是有毒物質,卻成了喜硫細菌的天堂,大量細菌在這裡繁衍。更奇特的是,一些貝殼類和蝦類竟靠吃細菌得以存在;還有一些管形的軟體蟲也大量繁衍,靠吃細菌和蝦類而生。這些管形軟體蟲成群地盤繞在一起,有的竟長達2米。此外,還有些魚類等,它們共同構成了一個極為奇特的海底生物世界。顯然,黑色煙囪噴出的甲烷(CH4)、氨(NH3)等在高溫和硫化物催化劑的作用下,也可形成嘌呤、核苷酸等有機物,進而形成有生命的團聚物,最後成為原核細胞的細菌。當這些細菌因某種原因進入淺海時,由于環境的極大變化,促使細菌變化并能生活于淺海裡,甚至發生變異而含有葉綠素,最終成為能吸收陽光、二氧化碳并制造有機物的藍細菌(或藍藻),從而完成了最初生命的創造過程。

      深海“黑暗食物鍊”并不以熱液為限。在大陸坡、深海區分布着天然氣水合物,即可燃冰。一旦海底升溫或減壓,就會釋放出大量的甲烷,在海水中形成甲烷柱,被科學家稱為“冷泉”。在冷泉附近可以形成特殊的生物群落。近年來,在最古老的太古代的綠岩帶裡發現了類似現代海洋中脊的深海煙囪,更證明了這一假說。

4. 宇宙起源說

      科學家發現彗星隕石中含有構成生物體所需要的有機物,如氨基酸等。銀河系星雲中也發現了大量的有機分子。火星比地球小,離太陽較遠,故地殼冷卻較早,原始生命的形成可能比地球更早。

 

二、     地球的地質年代表

      地球從誕生至今的46億年間,一直處在發展和變化之中。地球上的生命出現後,也在不斷地進化。科學家用什麼方法了解那遙遠年代地球的演變和生物的進化呢?主要是靠不同時期形成的各種岩石,包括火成岩、變質岩和沉積岩,以及保存在沉積岩中的化石。地球上有水和大氣層,先期形成的岩石就會遭受風化和侵蝕,從而變成了沙土沉積在低凹處,層層堆積,越積越多,下面年代老的沉積物受壓力和溫度的影響,會慢慢脫水形成沉積岩。若沉積物中有生物遺體,它也會慢慢石化成為化石。所以,它們都是地球曆史的見證者。為了更好地了解地球的演變和生物的進化,地質學家根據對不同地質曆史時期古生物群的特征和演化發展階段的系統研究,像曆史學家編寫的編年史一樣,建立了與地層系統相對應的地質年代表。

      此地質年代表是國際地層委員會2008年新頒布的。其中距今46億年~40億年定為冥古宙,屬非正式命名的年代。地球在這一時期雖然已形成地核、地幔、地殼、水圈和大氣圈,但分别形成于何時均不得而知。例如關于地殼形成的時代,多數學者認為可能是距今40億年前。但也不排除可能形成于距今42億年前,在澳大利亞西部傑克地區丘陵地帶的變質礫石中,其碎屑锆石的年代就達42億年。2008年9月,美國權威雜志《科學》的一篇文章報道,在加拿大魁北克發現的最古老的基岩,其年代距今42.8億年。正因為許多問題尚不清楚,有些學者稱此為地球的天文地質時期。這之後地球才開始進入了有生命的曆史發展階段。

 

三、早期生命的進化

1. 最早生命的記錄

(始太古代:距今40億年~36億年)

      始太古代是否存在最古老的沉積岩以及最早的生命記錄,學術界一直有争論。科學家曾在格陵蘭最古老的距今38億年的條帶狀鐵建造岩石中,發現有碳的結晶—石墨,認為這是生命的遺骸經變質形成的。這一時期地球已形成海洋,故生命産生的可能性很大,隻不過由于漫長的地質作用難以保存在地層中。另有學者認為,那些在沉積岩中的石墨,可能是無機碳所形成的,所以仍将這一時期歸于無生命時期。

2. 原核細胞的出現

(古太古代—新太古代:距今36億年~25億年)

      這段時期曆時11億年之久,其岩石在世界上卻不常見。有科學家認為它是構成大陸原始格架的雛形,所以把露出地表的和隐伏在地下的都算在一起可占到陸殼的7%!我國太古代岩石僅出現于華北和塔裡木地區。有學者認為當時闆塊都是靠在一起的,形成泛大陸,但也有科學家認為依據不足。

      太古代已發現一些較可靠的化石記錄。在澳大利亞北部的匹爾巴拉地區,距今35億年的輕變質的矽質疊層石中發現了一些絲狀細菌和藍藻(它們都屬于原核細胞,即隻有細胞膜和膜内的原生質,而沒有細胞核)的遺骸。在南非斯威士蘭系中也發現了200多個古細胞,它與原核藻細胞相似,平均隻有2.5微米,其中1/4細胞處于細胞分裂繁殖階段,這些化石距今34億年之久。在南非還發現一種古杆狀細菌和藍藻,它們具有最原始和最簡單的細胞結構,即有一層細胞膜,核物質在膜内相對集中,未形成細胞核,隻有原生質,屬于原核細胞,年代距今32億年。

      我國河北東部和遼吉地區發現有太古代早期的火成岩(包括花崗岩和火山岩類)和海相沉積岩(包括砂岩、泥岩、石灰岩),以及它們後來在岩漿活動和構造運動作用下形成了變質岩系,年齡距今37億年~34億年。在這些岩層中,未發現化石。到了太古代中晚期,岩層分布範圍逐漸擴大至華北許多地區,這些地區形成的岩層也分别受到中期和晚期的大規模岩漿活動及強烈的構造運動的影響,發生了變質,形成了不同程度的變質岩系。幸運的是,在中期形成的鞍山群的地層中,發現了較多的細菌和藻類化石,并且保存了下來,它們都是屬于非常原始、結構非常簡單的原核細胞生物,距今的年齡為34億年~32億年間。距今36億年以前,随着地球表面的冷卻,形成了剛性的地殼。早期的地殼很薄,由于仍在不斷地遭受小行星和隕石的撞擊,地殼還處于不太穩定的狀态。太古代早、中、晚期都廣泛發生了岩漿活動和構造運動。原始大氣層中氧氣含量非常少,還含有有毒氣活的,無法單獨生存。另外,病毒還缺乏任何化石證據,而目前的化石證據表明,地球上最早出現的可能是細菌和藍藻。藍藻和細菌一樣,都是原核細胞,它比病毒多了細胞膜,體積非常小,都是以分裂細胞的方法繁殖後代,即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且每20分鐘可繁殖一代,故繁殖非常之快。也有人稱藍藻為藍細菌,它與細菌不同的隻是細胞内有葉綠素,可以吸收太陽光和二氧化碳,并經光合作用而制造出有機物來養活自己,而細菌隻能吸收其他有機物或無機物來養活自己。

      藍藻的出現改變了地球的命運。盡管其非常之小,隻有在顯微鏡下才能看到,但它繁殖很快,所以數量驚人。它不斷地吸收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而釋放出氧氣,這些氧氣與大氣層中的甲烷(CH4)作用,變成二氧化碳(CO2)和水(H2O);和氨(NH3)結合就成了氮氣和水;與硫化氫(H2S)相遇,就形成水和二氧化硫(SO2),進而形成硫酸溶入水中,從而逐漸改變了大氣層的成分。不僅如此,由于海水中氧氣的增加,促使海水由于火山噴發積累的大量溶于水的二價鐵(FeO)轉化為不能溶于水的三價鐵(Fe2O3),從而使海水中的鐵大量沉積下來。形成了地球的首次成鐵事件。我國特大規模的鞍山式鐵礦,以及國外一些較大型鐵礦,均形成于這一時期。

3. 元古代的自然環境

      元古代是地球延續時間最久的一個年代,約有19.58億年。可分為距今25億年~16億年的早期(稱古元古代)、距今16億年~10億年的中期(中元古代)和距今10億年~5.42億年的晚期(新元古代)。整個元古宙的特體甲烷、氨和硫化氫等。由于沒有臭氧層作保護,太陽紫外線和宇宙射線等可以直達地表。奇妙的是,正是在這極端惡劣的環境中孕育了生命。是先出現最原始的病毒,還是先出現原核細胞的細菌和藍藻,仍是一個自然之謎。按照進化的一般規律,缺乏真正細胞膜的病毒似乎應該先出現,但是病毒都是寄生生點是:①  闆塊數量和範圍繼續擴大,如我國增加了華南闆塊或揚子闆塊。有較多的證據證明當時這些闆塊是靠在一起而形成了泛大陸,并且一直延續到距今約8億年前,有些闆塊才逐步分開,形成了分離的北美闆塊、歐洲闆塊、西伯利亞闆塊、哈薩克闆塊、華北闆塊和華南闆塊等,但非洲闆塊、南美闆塊、南極闆塊、澳大利亞闆塊和印度闆塊等仍靠在一起成“泛大陸”,這一時期的岩漿活動和構造運動不及太古宙劇烈。②  當時地表溫度可能和現今相近,先後發生了幾次大冰期,尤其是距今6億年前後形成的冰期最為寒冷,即所謂的“雪球事件”。之後動物的産生和湧現顯然與這次大冰期結束密切相關。③  地球大氣層也發生了極大變化。由于藻類的光合作用,使地球的氧氣不斷增多,其中有些氧氣在高空中經受宇宙射線和太陽高能粒子流的作用,形成了臭氧層。它的形成,阻擋了太陽紫外線和宇宙射線等對地球生物的危害,使得藻類能在海面上更好地繁衍,促使藻類獲得空前的大發展,進而又使大氣層氧氣迅速增多。到了距今20億年前後,大氣層的成分已變成以氮氣(N2)和二氧化碳(CO2)為主,餘者為二氧化硫(SO2),水汽(H2O)等,而甲烷(CH4)、氨(NH3)等極少,氧氣則增至總量的1%。到了元古代末期,氧氣可能增至10%,這離現今大氣層的成分(即氮占到78%、氧21%、氩氣0.93%、二氧化碳0.03%、其他0.003%)比較接近。④  由于當時大氣層中CO2的含量還很高,它溶于海水後,使海水中具有較高的HCO3-(碳酸氫根)的離子濃度指标,從而使碳酸鎂(MgCO3)能直接在海水中沉澱形成原生的白雲岩[CaMg(CO3)2]及較多灰岩(CaCO3),而這些岩石顆粒常常被藍藻表面的藻膠所吸附,沉積在藍藻周圍,随着藍藻不斷死亡、堆積,新産生的藍藻又不斷往上生長,從而形成一層層具有鈣質、白雲質的沉積岩及藍藻沉積物,進而形成巨厚的藻礁。由于它們是一層一層往上長,所以也稱它們為疊層石。疊層石在海中廣泛發育成為元古宙的一大特點。

      我國許多地方疊層石分布廣,厚度大,岩石質地好,又有藻類的結構,甚至有色彩(如含有少量鐵質而成紅色等),因而成為上等的建築材料和裝飾材料。北京人民大會堂的巨柱、牆面和地面,許多都是采用這類材質。

4. 真核細胞的出現

(古元古代:距今25億年~16億年)

      随着氧氣不斷增加,原先溶解于海水中的鐵、金、鈾、銅、鋅、鎳等金屬元素不斷地從海水中沉積下來,形成了地球表面更為廣泛的成鐵現象。如我國北方一些大鐵礦,尤其是内蒙古白雲鄂博大鐵礦。除了鐵礦,還含有占世界50%的稀土元素和铌以及一些其他金屬礦。澳大利亞和巴西等地也都形成了一些特大型鐵礦。距今約20億年前,地球氧氣增至大氣層總量的1%時,真核細胞出現了。真核細胞是有氧代謝,其細胞分裂本身就是需氧過程。由于真核細胞不能防禦強烈的紫外線和宇宙射線,所以其隻有在地球形成臭氧層之後,才能生長和繁衍。真核細胞不僅細胞内增加了細胞核,核内有核仁、核液和染色體,而且它還能促使細胞原生質增加線粒體、内質網、核糖體、溶酶體等,這比原核細胞複雜許多。所增加的各個成分之間既有分工,又有合作,從而産生了生長、發育、生殖和遺傳及新陳代謝等功能,細胞核可以說是遺傳信息儲存、複制和轉錄的主要場所。真核細胞的出現是生物進化史上一次大的飛躍。因為除了藍藻類和細菌類之外,現生所有生物的細胞都屬于真核細胞。有了它,才能進化為各種各樣真核細胞的藻類,如綠藻、紅藻等,并且使藻類進入最繁盛的階段。更重要的是,它還能進一步進化為多細胞,為演變出各種更高級的動植物提供了基礎。世界因此而豐富多彩。加拿大燧石層中某些球狀化石,可能是最早的有核細胞化石,它們具有類似萌發管和原生質突起,年代距今約19億年。我國河北在距今18億年~17億年的岩石中,也采集到許多保存很好的真核球形細胞化石。它們膜殼較大,膜殼壁為多層,具有長的規則裂口及明顯的殼面紋飾。這都區别于原核細胞化石。地球為何會産生真核細胞,有不同假說。但多數科學家傾向于“内共生”假說,即當一些原核細胞内的原核質集中時,會形成較原始的細胞核。這類較進化的“有核”細胞個體較大,具有吞噬能力,能把一些呼吸氧氣的細菌吞噬進其細胞内成為它的線粒體。而一些藍藻被吞進去後成為它的葉綠體,使細胞逐漸增大,内部組織變得複雜,功能開始多樣化。

5. 多細胞藻類的出現

(中元古代:距今16億年~10億年)

      随着古元古代真核細胞藻類的出現,中元古代迎來了藻類的空前繁盛。單細胞數量劇增,必然引起細胞間質的分化,促使單細胞藻類向群體、多細胞方向進化。以現生依藻為例,依藻細胞分裂産生的子細胞一般都是離開母體獨立生活的。但在不利條件時,它們就會躲在母體包囊裡共渡難關,形成了最初級的多細胞藻類。盤藻進一步形成由14~16個細胞組成的群體,彼此之間相互聯系,行動統一。空球藻進一步形成由32~64個細胞組成的群體,細胞之間有了分工,使得有些細胞喪失了繁殖能力,成為營養細胞。到了團藻,細胞更多,由幾百個,甚至數萬個細胞組成,它們之間由原生質絲聯絡,專司營養的細胞也占多數,這就是藻類多細胞的進化過程。

      在中元古代晚期,我國地層中已發現多細胞藻類化石。這清楚表明,古元古代的真核單細胞藻類到了中元古代已進化成多細胞的藻類。真核細胞和多細胞藻類的出現大大加速了地球生物物種多樣性的産生。如原核細胞經過數十億年的進化,才有4  000餘種,而真核細胞和多細胞出現後,很快達到十餘萬種,這顯然與真核細胞産生了線粒體、色素體和染色體等各種功能之後,以及多細胞的進一步分工與合作有關,從而為有性繁殖創造了條件。在山西永濟地區距今13億年的岩層中,發現了一種長橢球形的微體化石,它們殼壁表面有螺旋分布的溝紋裝飾,這與現代沼澤中的一種綠藻—螺帶藻十分相似,也許成為世界上已知的最早有性繁殖的真核多細胞化石的證據。

6. 原生動物和宏體植物的出現

(新元古代:距今10億年~5.42億年)

(1)我國甕安生物群群體胚胎化石的大發現

      動物的出現是地球生物史上劃時代的重大事件,開啟了生物界的新紀元。在距今8.5億年~6.5億年間,正是全球的大冰期(其中包括2個冰期),即“雪球事件”時期。當時氣候極為寒冷,并不利于動物的出現,即便出現了,也難闖過嚴寒這一關。當冰期結束後,地球氣候轉暖,萬物複蘇,有利于動物出現的環境條件開始形成。在我國就曾發現世界上最早的動物化石,即距今5.8億年的甕安(貴州中部一小縣城)生物群。就是在磷灰石的礦石中發現了成千上萬個球形微體化石,其大小在半毫米左右,具有細胞分裂,雖球形外部大小相同,但内部胚胎(卵)有的分裂成2個,有的分裂成4個,8個,或16個,而且這些分裂的細胞都呈螺旋狀排列,這不同于植物藻類的平面交叉的細胞分裂,相反卻與現代海洋兩側對稱的無脊椎動物的胚胎(或卵細胞)很接近。2005年,中國科學家與外國學者在湖北宜昌一距今約6.32億年的矽質層中又發現了這類化石,而且胚胎細胞也長有刺狀突起,更奇的是,胚胎細胞外有一層薄薄的囊胞包裹着,代表着動物的休眠卵。這一發現再次證明了我國過去發現的化石确實是動物胚胎化石,把動物化石出現的時間整整向前推進了5  000萬年。遺憾的是,在宜昌發現的也隻是動物的胚胎或卵化石,而能産下大量卵的成蟲是什麼樣子,至今仍不得而知。具有卵的成蟲顯然是屬于多細胞動物。從生物進化的角度,地球上最早出現的也應該是單細胞原生動物,就像植物先有單細胞藻類,再進化為多細胞藻類一樣。但迄今為止,并沒有在更古老的地層中發現單細胞動物化石。盡管現生的動物中有許許多多單細胞動物,在古生代地層中也有大量單細胞原生動物化石,如有孔蟲、放射蟲等。但是,前寒武紀單細胞原生動物化石的缺失,很可能是這類動物不易保存為化石之故,或尚未被發現吧!

      地球上單細胞動物的産生,很可能是由單細胞的藻類進化而來。因為最早期的動、植物的界線是很難區分的,如現生單細胞眼蟲,既可稱原生動物,也可以稱為植物的眼蟲藻。因為它的細胞内既有葉綠體,能像植物一樣吸收陽光和二氧化碳而制造有機物,它的身上又長有一根鞭毛,能使身體像動物一樣在水中遊動。還有現生草履蟲,也是兼有動、植物特性的藻類或原生動物。單細胞動物到底是如何進化而來,有生物學家推測在距今7億年前後,由于氣候變暖,海水中真核單細胞藻類大量繁殖,競争劇烈,促使有些藻類充分利用細胞内的葉綠體進行光合作用,不斷增強自身制造營養物質的本領,久而久之,細胞内的動物機能逐漸喪失,慢慢成為真正的植物—藻類;而有些藻類為了生存、發展,不斷應用其運動的本領,占據有利地段,甚至在危急情況下,攫取其他弱小的原核細胞藍藻為食。長此以往,植物機能漸漸失去,相反,運動機能、消化機能及其他細胞的機能越來越強,終于成為單細胞的原生動物。這就是原生動物出現後,藻類逐漸減少的原因。随着原生動物的大量出現,藻類“統治”地球海洋近30億年的局面終于結束。

(2)我國廟河生物群—宏體植物的出現

      在湖北三峽地區,相當于距今5.6億年前的黑色頁岩中的廟河生物群,以及大緻同一時期的安徽休甯的蘭田生物群,均含有許多碳質壓膜形式保存的宏體多細胞藻類,如綠藻、紅藻和褐藻等以及帶刺的大型疑源類,動物胚胎化石。這些藻類體形較大,一般都在幾毫米到幾厘米間,用肉眼都可以清楚看到。這與之前發現的真核單細胞和多細胞藻類均在毫米級以下,大多需借助顯微鏡觀察,有顯著不同。顯示了這一時期植物已發展到向體型大型化演化的新階段。3)我國埃迪卡拉生物群的新發現1946年,在澳大利亞南部埃迪卡拉山區的砂岩中,發現了距今5.7億年~5.4億年的大批奇形怪狀的化石。它們大多為扁平狀,一般隻有幾厘米,個别的可達1米以上,都是身體沒有骨骼,體外無硬殼的柔軟軀體。

      除了南極洲外,這一新奇的生物群後來在各大洲均有發現。對于這個外形十分奇特的生物群,有些科學家認為澳大利亞的埃迪卡拉生物群可分别屬于30多個動物物種,如腔腸動物的水母類、水螅類、錐石類、真水母類,環節動物的多毛類以及節肢動物等。另一些科學家覺得它們缺乏動物所具有的運動、攫食和消化等器官功能,而應歸于半營自養生活的類似植物和菌類,或是一種特殊的生物門類。更有科學家認為它們與後來寒武紀所發現的生物群面貌截然不同,可能代表着寒武紀生物大爆發前的一次失敗的生物進化過程。總之,由于這一生物群非常特殊,引起人們的廣泛關注,成為一個未解之謎。

      近年來,我國古生物工作者在貴州距今5.6億年的黑色頁岩地層中發現了八臂仙母蟲。這一化石在澳大利亞埃迪卡拉處也曾被發現,兩時代大緻相當。科學家認為我國發現的八臂仙母蟲是實體化石,不像埃迪卡拉化石都是些痕迹化石。而且這一化石肯定是動物化石的成蟲,因為個體大,外形底部像盤狀的圓錐體,其直徑為2~4厘米,這比我國之前發現的最古老的胚胎或卵化石大得多,它身上有8條側緣平滑,呈螺旋狀向外的旋臂,并非手臂,而是肌肉構造,身體外有一層皮膜包裹着,當它在海底緩慢移動時,完全靠這些肌肉收縮來進行。除此之外,它沒有口,靠體外皮膜細胞來吸食大量的微生物和藻類,與現代海洋中珊瑚和水母等動物類似。這表明“埃迪卡拉生物群”與後來古生代生物群是有聯系的。

      顯然,無論是距今6.3億年或5.8億年~5.7億年的大量古老動物胚胎(卵)化石,還是距今5.6億年的“埃迪卡拉生物群”化石,都代表了新元古代晚期重要的生物進化事件。并為随之而來的顯生宙生物大發展奠定了基礎。

(待續)